阿根廷投资环境分析

阿根廷是南美第二大经济体,马克里政府上台后推行了很多改革措施,效果明显,目前阿根廷政局及经济运行较为平稳。

2015年11月22日,在大选第二轮选举中,“变革联盟”候选人马克里以51.34%的得票率击败“胜利阵线”候选人肖利当选总统。不过,24个省份中现总统马克里领导的政党仅掌控两个省份,执政联盟“Cambiamos”也不过控制了五个省份,前总统克里斯蒂娜领导的“胜利阵线个省;相应地,执政联盟在议会也未占到多数。鉴于新政府在地方和国会并不占优势,上台后,马克里施展合众连横,利用中央政府的资金和政权诱使、换取前执政党对其的支持。马克里专门设立了内政、公共工程和住房部,负责联络各省,与各省一起制定各省的工程项目开发;并设立针对前总统克里斯蒂娜南部起家优惠南部的策略设立贝尔格拉诺部,推出发展北部的“贝尔格拉诺计划”,将北方10个省份纳入该计划,力图通过这个促进这些省份发展的计划获得这些传统执政势力的支持,减少掣肘,巩固票仓。且马克里也公开表态,未来新政府将持开放态度,不会专门针对非执政党执政的省份,按照阿根廷政府、议会的态势,未来阿根廷政局妥协与合作将是主基调。

马克里领导的“变革联盟”是以变革为口号赢得大选的,在上台后,马克里即着手进行改革,重点是经济领域的改革。马克里上台后,大刀阔斧的对上届政府的经济政策进行了以减少政府干预、市场为导向的改革,主要有:

11.出台了发展北部地区基础设施、教育、卫生和房建的“贝尔格拉诺(Belgrano)计划”,将重点发展能源、基础设施、水务等项目;

通过上述措施以及未来可能会推出的其他改革措施,马克里政府旨在使阿根廷“回到”市场化轨道,改善经营和投资环境,并着手恢复特许经营、PPP模式,以期通过吸引外国投资、促进本国私人投资来推动经济发展。

从目前来看,这些重大政策调整没有像一些机构预期的那样引起恶性通货膨胀、经济滑坡等问题,阿根廷当前的经济运行平稳,物价也没有出现夸张的涨幅。2016年4月2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美洲经济前景》报告中指出,阿根廷与债务钉子户达成和解并走出债务违约,有利于营造更加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但其经济至少要到2017年才能重回增长轨道。该报告认为,遏制通胀是阿根廷政府当前面临的主要挑战。

2017年以来,阿私营企业贷款增多,消费、进口、投资不断增长,多项经济指标显示,阿根廷经济将持续复苏。根据阿根廷国家统计与人口普查研究所的数据,2017年6月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已恢复到2015年平均水平,其中工业和建筑业的增长尤为显著。拉丁美洲经济研究基金会预测,2017年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2.7%,通胀率将达21%,初级财政赤字达4.2%;2018年阿根廷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达3%,通胀率较2017年将下降5个百分点。分析认为,执政党若在今年10月议会中期选举中获胜,将为阿经济复苏注入一剂强心针(根据2017年8月初选的结果,执政联盟已在11个省取得胜利,各界对今年10月底的中期选举拭目以待)。

阿根廷财政赤字问题一直非常严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阿根廷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阿根廷公共和私营部门外债增加220.48亿美元,外债达1924.62亿美元。增加的外债主要是公共部门新举债258.18亿美元,私营部门外债有所下降。1926.42亿外债中,66%与非金融公共部门和央行相关,其余为私营部门债务。在公共债务中,大部分为政府债券以及与国际组织的债务,2016年新增外部公共债务中一半是为财政赤字融资以及支付到期再融资的债务利息,其余转入央行增加外汇储备,用于满足2017年的部分融资需求。

阿根廷财政赤字问题严重亟待解决,主要是因为前政府拒绝并限制其他融资渠道而仅依靠央行印钞(GDP的4%)来补贴支出,,而马克里政府首先恢复了央行的独立性,堵住过去央行印钞为中央财政“放水”的闸门,同时把短期存款利率从28%提升至38%。此举产生两方面效果,一是比索投资收益率大幅提升而降低了美元购汇需求,有助于稳定汇率、减缓比索贬值速度;二是回收比索流动性,减轻了此前货币超发导致的通胀压力。从市场反应来看,两项政策取得了积极效果。

解决债务危机的根本办法在于提振经济增长,恢复市场信心。2017年6月26日,阿根廷金融部长卡普托宣布,阿根廷央行当天成功发行27.5亿美元100年期国债,显示国际金融市场对阿根廷经济信心增强。事实上,尽管经济总体向好并获得国际社会普遍认可,但阿根廷经济并未完全走出低谷,其工业和消费指数仍为负值。今年4月,工业下降2.3%,纺织业几近崩溃。但其他行业运行势态良好。出口增加5.3%,通货膨胀有所抑制。就业形势有所改善,今年4月就业率比去年同期增加0.9%,尤其是建筑业就业率同比增长10.5%。总的来说,阿根廷彻底走出债务泥潭尚需时日,但最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

2015年12月份取消汇率管制后,美元兑阿根廷比索汇率一直稳定在1:15左右,比索汇率相对稳定。

后续,预计有三种因素将影响通胀变化的预期,一是官方汇率贬值的时间和幅度,二是比索贬值对于通胀的影响程度,三是贬值后公共事业费率和工资的调整。

从新政府执政以来的政策和市场表现看,尽管其经济受到的挑战较大,但阿根廷经济运行仍然较为正常。同时,阿根廷是个典型的“藏富于民”的国家,国穷民富,据统计,阿根廷人均持有1500美元,是世界上除美国之外人均美元持有量最高的国家,而邻国巴西人均持有量只有六美元。仅在金融体系开放的邻国乌拉圭,阿根廷人的美元存款总额就高达260亿美元。

阿根廷属联邦制国家,由中央、省和市三级政府组成。实行联邦税和地方税两套税制,联邦和省各有相对独立的税收立法权,在省级税收立法不违背联邦税收立法原则的前提下,省级和市级政府均有权依据客观形势的需要制定自己的税收法律。联邦政府设联邦公共收入管理局负责联邦层面的税款征收工作。

阿根廷税收以流转税为主体,增值税、消费税和关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70%以上。所得税和财产税仅占税收总收入的20%左右。主要税种有所得税、增值税、营业税、关税、燃料税、个人财产税、金融交易税、不动产税、车辆牌照税、印花税及其他服务性质之税种等。其中、所得税、增值税、财产税等由联邦与省级政府共享。营业税、不动产税、车辆牌照税等由省级与市级政府共享。

1.公司所得税:纳税人为阿根廷境内的法人,含外国企业的分支机构,税率为35%,且对其在全球范围内的收入征税。对在阿根廷境内无注册住所的外国企业只就来源于阿根廷的所得课税,税率也为35%。

2.增值税:对所有商品和劳务征收增值税,基本税率为21%。对于出售资本货物、国内交通、报纸、杂志和宣传品的销售、预付费医疗保险,以及贷款利息等实行减半征收。

3.印花税:一些省份征收本省的印花税,税率一般为1%~3%。部分省已不再征收此项税收。

4.营业税:地方税的第一主体税种,税率一般为1.5%~4%。该税种按年计征收,可按月或两月缴纳。

阿根廷自2002年以来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措施,外国投资者很难通过正常途径向境外汇出投资收益,只能将其用于在阿根廷扩大投资。马克里政府执政以后,取消了外汇管制。

对于个人,直到2016年12月,每日汇出或汇入的限额可达到2400比索。而现在,这一限额已提高到1.2万比索。此外,也新增许多可以直接进行资金流通交易的国家,包括此前市场已被禁止的原籍国在内。而对于公司而言,目前缴纳过资本利德税的合理的利润汇出已不再被管制。

阿根廷政府近年来采用了不同的优惠政策鼓励投资,包括启动某个项目费用的削减、税收的减免、融资方面的便利。

提供的鼓励政策分为三个层次:地区性的优惠政策、产业型的优惠政策以及平行的、对任何行业或地区都有效力的优惠机制。在享受这些优惠政策上,阿根廷基本不对外资设置任何限制措施,对外国资本无任何歧视性待遇,外国企业同本国企业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

1992年11月5日,中阿两国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根廷共和国政府关于促进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

中国与阿根廷签署了互免国际运输收入税收协议(海运),免除了相关企业的所得税和间接税。

在政治风险方面,马克里政府的右翼改革可能会动摇阿根廷政局的稳定,激化与左翼政党和既得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甚至是影响阿根廷与其他左翼拉美国家政府之间的关系。

在经济风险方面,国际经济的大环境、阿根廷经济结构对农牧产品出口的严重依赖、其债务结构等因素,均可能影响该国经济增长率的水平和宏观经济政策的稳定。

但随着马克里政府团队经济上偏向市场化运作,完善保障投资的各类法律,阿根廷的经济风险不断降低。总体而言,阿根廷未来经济向好,经济风险较小。各类大型跨国企业,如可口可乐、西门子、Axion Energy等企业均承诺扩大在阿根廷的投资,而据阿根廷财政部得到的投资承诺总额已经超过320亿美元。

在商业环境风险方面,阿根廷政权从左向右的转变,有可能影响其税收、投资、行政效率等方面,从而带来商业环境上的不确定性。但从2016年的火电招标和第一轮和第1.5轮新能源投资竞标过程中可以看出,阿根廷本届政府相较前政府更为公开化、透明化,市场反响十分热烈,各类国际投资者涌入阿根廷新能源投资市场,随着欧洲、美国、中国、巴西及阿根廷本土投资者的加入,政府的违约成本剧增,应理解商业环境风险较小或可控。

在法律风险方面,阿根廷相关的司法体系比较完善,结构性的风险风险可控;但是阿根廷法律体系复杂,需要有熟悉当地运作的律师事务所对法律文件进行把关,从而规避潜在的法律风险。

【作者:涂水平,中国电建美洲区域总部市场部副总经理兼阿根廷公司总经理;本文刊发于《环球财经》2017年10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