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凡舒:足球是一个理想国 世界杯岁月刻度

马凡舒,央视体育频道主持人。2014年,马凡舒开始主持《天下足球》,为这档金牌栏目增添了一抹清新的亮色,也被众多球迷所熟知。四年的时间过去,马凡舒度过了属于自己的一个“世界杯周期”,哪些瞬间令她难忘?在她看来,足球又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呢?

似乎是天然的,足球运动对女生来说,并不像对男生那么有吸引力。在主持《天下足球》之前,马凡舒还不是一个足球迷。那个时候,世界杯对她来说,更多的是四年一次的全民狂欢,文化符号的意义要多过比赛本身。和很多女生一样,在足球领域,她会更多的关注贝克汉姆,“小贝”具有极高的人气、时尚的标签,是一个多元化的偶像,他的影响力辐射到的不止是绿茵场。在马凡舒看来,喜欢一个球星,关注到的不止是他在场上的表现,也包括他的方方面面。

工作、男人的运动,这是工作之初足球带给马凡舒的印象。因为工作的缘故,她开始越来越多的接触、了解足球,她发现足球超过了她之前的概念:比赛非常精彩,其中也有着许多的故事,许多的爱恨情仇。有趣,也充满了人情味。逐渐,她也有了自己喜欢的球队、球星,也会熬夜去看比赛,情绪被足球所左右,为足球呐喊,为足球欢呼,为足球失落,成为了一名不折不扣的球迷。

对于2014年巴西世界杯,马凡舒记得最清楚的是半决赛巴西对德国的比赛,7:1的比分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因此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马凡舒:巴西打德国,我觉得很多人印象都会很深吧。完全超过常规对它的预判、预知,以及那个时候我对足球的常规概念,完全跳出去了,一下子就击中了我。

足球世界有着许许多多的故事,最让马凡舒有所触动的是两个球迷和一个球星。就是在前面提到的那场比赛里,很多球迷记住了看台上一位怀抱大力神杯,黯然神伤的巴西老人,“金杯爷爷”费尔南德斯。

费尔南德斯已经用这样的方式,追随巴西队征战了7届世界杯。那场比赛之后,他把手中的大力神杯送给了德国球迷,与深爱的金杯深情吻别,2015年,罹患癌症的费尔南德斯不幸去世。今年的世界杯上,他的两个儿子,带着大力神杯和费尔南德斯那顶标志性的帽子,又来到了世界杯的赛场,让这种纯粹的热爱得以延续。

在中国,也有这样一位老球迷。刘奶奶从2006年开始支持阿森纳,是不折不扣的铁杆球迷,她曾经几次去往伦敦观看阿森纳的比赛,把有关阿森纳的点点滴滴都记录下来,房间里贴满了阿森纳的海报,得到过阿森纳俱乐部的回信,在微博上分享自己对于这支俱乐部的热爱。

马凡舒和同事在工作中,做过两位老人的专题片,给她带来很大的触动——热爱,让你不会变老。

马凡舒:她的故事也让人觉得平凡当中,你见到了真感情。这两个球迷的故事,都是老爷爷老奶奶,但是你会感觉你喜欢一个东西真的是一辈子的。这个东西会让你不会变老,它会让你在漫长的岁月当中依然能够体会到它的美好。热爱这个东西的人,那种活力毫不逊色于年轻人。

一个球星,就是马凡舒喜爱的克洛泽。在《天下足球》节目的克洛泽专题片《K神无双》那一期,当片子播完的时候,她终于还是没忍住,几乎在直播中哽咽,那是足球带来的,真实的情感。

在刚开始主持《天下足球》的时候,马凡舒还是一个在校的学生,她觉得那个时候自己主持的能力、对足球的认知,都还需要打磨,但已经站在了镜头前。尤其又是这样一档口碑栏目,她也没有一个去学习的模板,压力可想而知。在面临毕业做选择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跟这份工作已经有了难以割舍的感情,于是她选择坚持。

足球的世界似乎更多的是男性的声音,马凡舒觉得,大家对于女生出现在足球领域中的态度是越来越包容的,女生的视角、声音为足球带来了更丰富的元素,更多元化的表达。她说,女生在足球世界是不可或缺的,也有着更多的潜力还没有被发掘,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在其中的定位。

马凡舒:包括这一次做豪门盛宴,我也有在想说,在跟张斌老师搭档的时候,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所以我也在看很多过往的节目,包括在问身边的球迷朋友们,他们希望看到一个什么样的女性角色出现在电视上面。得到更多的答案可能是陪伴型的。对,就像是你女朋友在家里陪伴你看球,就是她也不会说特别特别懂,在战术上面。她可能有时候也会问你,但她绝对不会讨你烦。

以前马凡舒也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会为了足球如此投入,如此狂热。四年的时间过去,她有了喜欢的球队,有了喜欢的球星,看了这些爱恨情仇,有了自己的想法,现在她完全能够理解足球为何如此让人着迷,也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

马凡舒的第一个世界杯周期,从在远处围观足球,到逐渐走近、融入足球的世界。她对足球有了更多的理解,足球也成为她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在马凡舒看来,足球是一个理想国,走进足球的世界,你可以暂时抛开生活中的纷纷扰扰,去感受足球的纯粹。

足球这项运动让很多人可以抛下生活当中的疲惫,工作当中的那种烦躁,包括生活里的一些一些小事琐事带来的困扰。但是你一旦这整整一段比赛的时间里,它所带给你的完全可以让你抛下这一些。所以足球的世界,我觉得可以说是很多球迷的理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