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36年重返世界杯!加拿大的成功经验给国足上了一课

年前,加拿大头号球星阿方索·戴维斯还未出生。对于他而言,关于加拿大足球在世界杯上的那一次征战,只停留在戴维斯父辈们的讲述里。

北京时间3月28日凌晨,世界杯预选赛北美第三阶段第13轮比赛展开争夺,加拿大主场4-0大胜牙买加,时隔36年再次闯入世界杯决赛圈。

因伤没有出战的阿方索,在个人直播间与球迷一同观看了本场比赛,当终场哨声吹响的那一刻,阿方索情难自已,抱头痛哭。

加拿大上一次参加世界杯是1986年,而五年前,加拿大还是国际足联排名第120位的球队,但是短短五年后,加拿大足球已经迅速崛起。

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我们上次亮相世界杯决赛圈还是20年前举办的2002年韩日世界杯,而那批出生于那一年狂热足球氛围时期的孩子,到现在也应该已经20岁了,他们本该成为一支有竞争力的国家队的中坚力量,但显然我们无法看到这样的景象。十二强赛出局,国足冲击世界杯的漫漫长路又要重新开启,看看加拿大崛起的它山之石,或许可以给国足一些参考和借鉴。

1986年第13届世界杯,在北美洲墨西哥举行。在那届被世人记住了马拉多纳“上帝之手”的杯赛上,加拿大迎来了国家队历史上的首次世界杯之旅,不过在小组赛阶段,加拿大先后输给了法国、匈牙利和前苏联遭到淘汰。

在那个年代,冰球才是加拿大民众最为关注的体育项目,虽然加拿大历史性的跻身世界杯正赛,但这并未改变人们对于加拿大“足球荒漠”的印象。

一个国家和地区足球水平的提高,国家队成绩肯定是集中体现。但在上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加拿大足协非常业余。加拿大足协“搞垮”了国内职业联赛,1984年北美足球联赛破产,1992年加拿大足球联赛破产,之后一代加拿大的球员只能被迫前往国外寻找工作,甚至有诸多球员直接退役投身其他的工作,加拿大迎来了足球的寒冬。

直到2012年,蒙塔利亚尼当选加拿大足协主席,加拿大足协开始跟其他欧美足球先进国家学习,变得越来越专业。

1965年出生的蒙塔利亚尼商业经营方面是一把好手。他通过引入赞助商改善了国家队训练基地,并在2013年重新建立了加拿大职业联赛体系,直到2019年加拿大超级联赛建立。在接手加拿大足坛后,蒙塔利亚尼首先做的是提升加拿大球员对于为国征战的荣誉感,在此之前,加拿大球员拒绝国家队的征召可谓是屡见不鲜,不少加拿大球员对于离开俱乐部前往国家队后接受的业余训练课程感到极其不满,为此,蒙塔利亚尼为国家队争取到了更多的赞助商支持,从而在旅行、住宿、训练等多个方面为国家队球员带来改变。

同时,蒙塔利亚尼更是帮助加拿大足协走向了专业化的道路,此前各个省级足协之间内斗的局面得到了极大改善,只有球员能够无条件的信任国家队和足协,加拿大足球才能走上进步的道路。虽然,蒙特利亚尼在2016年时卸任了加拿大足协主席,但正是在其率领之下,加拿大足球才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从而有了如今的战绩。

加拿大国家队现任主教练约翰·赫德曼,同样是加拿大足球的指路人。来自足球发达地区英格兰的赫德曼,早年间当过桑德兰的青训教练,之后去新西兰发展,执教过新西兰女足。赫德曼2018年1月开始执教加拿大男足,3年后,他把加拿大从世界排名第72位带到了第40位。

今年是赫德曼执教国家队的第五年了,加拿大足协保持了稳定性,赫德曼也是大国家队主管,从U14往上各年龄段国字号,赫德曼都说了算。赫德曼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口才也很不错,善于鼓舞队员的士气。赫德曼还利用自己在欧洲的人脉,积极推动加拿大国脚“留洋”,去欧洲俱乐部踢球。

当然,一切都要回归专业。赫德曼改变了加拿大队的踢球方式。以前加拿大队人高马大,只会利用身体,打法陈旧。赫德曼来了之后,采用了欧洲最先进的踢法,中场充满创造力,利用快速向前传切创造机会。现在的加拿大队,令人赏心悦目。

相比之下,中国队的主教练伴随着每一次冲击世界杯,平均每次都换两个。以里皮为代表的洋帅,与李铁、李霄鹏等土帅,都没有为国足带来实质上的改变,世界杯的大门,依然没有为我们打开。回望过去,中国足球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经一度让国人看到了无限潜能,王俊生等一批老足球人建立了甲A联赛,中国足球真正走向职业化,但职业联赛风生水起之后,我们并没有真正迎来国足的腾飞,此后几任足协领导班子的不专业、不职业,更是让职业联赛进入一个亚健康的经营环境。

2011年到2021年这10年间,中国足球被笼罩在巨大的“金元泡沫”中,奥斯卡、法尔考、胡尔克、特维斯……一个个大牌球星从五大联赛来到中国,外国球星拿高薪,本土球员也不能含糊,在2019年Sporting Intelligence公布的世界体坛俱乐部和联赛工资排名榜上,中超球员平均工资仅次于传统的欧洲五大联赛,高居世界第六,中超球员的平均工资90万欧元约合630万人民币,这还不含球员的签字费和赢球奖金。这样的薪资已经接近于英超中小游球队的平均薪资,而中超距离英超的水平有多远呢?

当“高薪低能”成为球迷们怒斥中国足球的罪名时,中国足球的“金元泡沫”也在一瞬间破裂,于是足协连续的降薪政策出台,大牌外国球星也纷纷离场,但“金元泡沫”已然破坏了中国足球正常的市场体系和发展规律,由奢入俭难,如今很多球队因为投资方频频爆雷已经入不敷出,欠薪成为另一个相关的热搜词。在业内人士看来,在这样的困境中,中国足球要实现破局,面临的难题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

在没有职业联赛的那段灰暗时刻,即便国家队在36年内都是外界嗤之以鼻的鱼腩部队,但加拿大青少年对于参与足球运动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据媒体报道,足球在加拿大是有着雄厚的群众基础,不过面对国家队战绩不佳,又缺乏职业联赛的内部结构,绝大多数青少年仅仅把足球当成一个爱好,加拿大球员并没有成为职业球员的国内途径,那些年内,加拿大足球也因此停滞不前。

2007年,一切都迎来转机。新兴的职业联赛美国职业大联盟(MLS)扩军到加拿大,也点燃了加拿大足球青训的星星之火。2007年,先是多伦多的俱乐部加入美职联,随后2011年、2012年,温哥华和蒙特利尔的俱乐部也先后加入,这些俱乐部的青训体系开始培育幼苗。此外,加拿大的城市也新增了许多职业球队和相应的青训学院,以确保有才华的年轻球员能够在加拿大国内比赛训练,并且可以不离开加拿大就成为职业球员。

多伦多俱乐部的摩根,在2011年成为了第一个代表加拿大国家队出场的美职联球员,多伦多也成为了加拿大足球的人才培养基地。如今,十年前青训的苗子有了出口,一部分佼佼者去了欧洲联赛发展,更多的进入了美职联以及加拿大自己的联赛。

效力于拜仁的阿方索·戴维斯,法甲里尔的乔纳森·戴维都出生于2000年,包括1999年出生的布鲁日边锋布坎南,他们都是加拿大本土青训的杰出代表,也是加拿大足球的未来希望。

前不久、国足惨败给越南之后,很多球迷都在呼唤青训。但加拿大青训体系的发展与我们国内发展青训体系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加拿大足协从2012年开始真正专业化之后,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为青训球员找到了三个出口,本国联赛、美职联,以及欧洲联赛。大量参与过高水平青训的孩子,即使踢不上职业联赛,还可以上大学,谋求其他的发展路径。

但我们国内却并不是这样的,孩子参与青训系统的高昂费用,以及青训之后如果没有踢出来,在转向正常的求学之路,需要面临的各式各样的问题等等,对于大多数孩子家长而言,进入俱乐部梯队或者选择特招的求学之路都是很狭窄的,与其拿孩子的未来去博一个足球梦,还不如让孩子踏踏实实地读书学习走大多数选择的路。

在大环境看来,中国足球一直都很重视青训,鼓励校园足球、青训发展的政策层出不穷。《“十四五”体育发展规划》也重点提到,通过扩大足球人口、完善赛事体系、建立体教融合注册体系等在内的多项举措来保障中国足球青训体系的建设与完善。

但近年来,学巴西、学德国、学日本…….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足球青训,没有走出自己的特色,反而越走越乱。据媒体报道,如今荷兰、西班牙、德国等国的各大豪门俱乐部纷纷在华建立青训基地,不同青训理念互相碰撞下,中国足球依旧迷失,不辨方向。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如果不能将国外俱乐部的经验,转变为适合中国人经验,只是一味盲目学习别人的理念,或许能够模仿,但学不到精髓,终究没法解决根本问题。目前来看,海外俱乐部在华建立青训基地,主要原因还是欧美豪门看中了中国这块广阔的市场。至于培养优秀的青训球员,这个不是海外俱乐部最重要的任务,至少从近几年U系列赛的成绩就能说明,中国球员还没有从这波海外俱乐部的青训潮流里涌现出来。

据媒体报道,目前的这支加拿大国家队球员中,很多都是有双重国籍,最终选择了代表加拿大国家队比赛。在这一点上,加拿大足协也很清楚,仅仅依靠国内球员组成的国家队,进入世界杯的历程可能会慢一些。而尽快进入世界杯,会推动国内的足球产业发展,于是选择一些有实力的球员来归化,是可以选择的向度。

在目前的这支加拿大国家队里,包括维托利亚、霍伊雷特、乌斯塔奎奥、阿格鲍等球员,都不是纯正的加拿大血统。此外,18岁的阿森纳中场弗洛雷斯,目前选择代表墨西哥,但未来不排除有可能“归化”成为加拿大国脚。

中国足球的归化策略,从战略上看也并没有错。2019年,中国足球推进归化政策时,曾引发过日本媒体、韩国媒体的关注。甚至有韩国媒体表达过一定程度的担忧——归化球员驰援,中国男足是否会对韩国队造成威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无可奈何地承认,是韩国媒体“多虑”了。

归化,是一种手段,也是一场生意。在这场生意里,有失意者,自然就有成功者。比如,拿到高额薪水的艾克森、费南多们,如今看来,这些归化球员为中国队出战更像“雇佣兵”的角色,他们获得超过其市场价值的工资和奖金,但却并没有帮助中国足球实现进步。艾克森、费南多、阿兰等归化球员,未来还有机会身披国足战袍出战吗?我们暂时还没有答案。有消息显示,他们有望在巴西找到下一份工作。于是乎,坊间产生了一个新的名词:“归化留洋”。

但在国足已无缘卡塔尔世界杯的情形下,这些留洋的归化球员,又能为国足作出什么贡献呢?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个全新的名词,都带着些孔乙己式的戏谑感。

国内足球环境不行,将好苗子输送去国外锻炼,这也是中国足球一直在做的事。但这件事似乎做得越来越差,曾几何时,我们的留洋大军里有范志毅、孙继海、郑智、李铁等一批优秀球员征战欧洲各职业联赛,并且坐稳了俱乐部的主力位置。

但如今呢?我们在欧洲主流市场里,只有效力于西甲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武磊一人,而且越来越像个尴尬的边缘角色。时下的中国足球留洋潮流里,更多的也是依靠中国资本的影响力,据媒体报道,像武磊效力的西班牙人,背后资本是中国财团星辉互娱,而近期中国球员李磊加盟瑞士超联赛球队草蜢,也是中资集团复兴控股,其与英超狼队同属一个财团。

还有球迷关注到有不少年轻一代的球员加盟了欧洲俱乐部的梯队阵营,比如前段时间,刚刚冲超成功的武汉三镇18岁年轻门将刘邵子洋,加盟了德甲豪门拜仁慕尼黑的梯队。虽然刘邵子洋确实是年轻一代门将中的佼佼者,但外界对其能否在拜仁青年队立足都表示怀疑,更别提在德甲登场了。众所周知,豪门的竞争是异常激烈的,随着年龄的增大,中国年轻球员们在预备队效力一段时间之后,始终无法挤进一线队,最终的结局大多是选择回国发展。

此前,留洋归来的徐新回国后加盟中超广州队,而林良铭加盟广州城,何朕宇则被北京国安签下,他们的留洋经历,并没有给中国足球的实力带来实质性的提升。

球员留洋对本国足球水平的促进和提升是毋庸置疑,这一点在近邻日韩身上已得到充分印证,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中国足球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球员大批量留洋还难成气候,这里面固然有受疫情影响办理签证难等客观因素,但主要原因还在于中国足球整体水平不高,中国球员仅凭借自身实力,很难在欧洲主流联赛立足。

毫无疑问,处于低谷期的中国足球,在球员留洋的方向上,应该以一种更为理性和务实的方式来运作。未来,欧洲二三线联赛将成为中国年轻球员中佼佼者留洋的主攻方向,业内人士还特别指出,在促成他们留洋的过程中,还要严防出现此前频现的“出口转内销”的镀金式操作,不过结合现实的俱乐部环境,经纪人在国内物色年轻球员,送出国镀金,再高价“卖给”国内俱乐部的操作几乎再难出现了,毕竟已经没有俱乐部运营者,还有实力可以为这样的行为买单了。